您好,欢迎来到科技资讯网!

登录|注册

QQ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前沿 > 颠覆性创新:甘永超公式、巨光子炮与第三种波粒二象性

颠覆性创新:甘永超公式、巨光子炮与第三种波粒二象性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文章作者:本站编辑   更新时间:2017-03-21    

  【编者按】 一位东方伟人60年前说“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而“甘永超公式”、“ 巨光子炮”与“第三种波粒二象性”就是中国对于人类文明所做出的贡献。甘永超就是这些工作的原创者。他揭示了与爱因斯坦的“第一种波粒二象性”、德布罗意的“第二种波粒二象性”相平行而又独立的“第三种波粒二象性”并完美而又和谐地统一了这“三种波粒二象性”(前两种波粒二象性的揭示曾四获诺贝尔物理奖),进而破解了一系列世界难题,把“崇洋媚外”踩在脚下,重新锻造了中国人的自尊与自信,是中华民族全面复兴、中国人从精神和文化上站起来的重要标志。如果这些工作受到质疑(当然,这很正常),我们不妨进一步宣示:“经典与量子”或者“连续与分立”的矛盾困扰了科学界一百多年(这也是鉴别甘永超理论正确与否的关键),爱因斯坦的两位密友尼尔斯·玻尔提出“并协原理”、 保罗·埃伦费斯特提出“浸渐假说”都只是缓解了这一矛盾,但并没有彻底解决,而甘永超却把这一矛盾抽象成为一个数学猜想(甘永超猜想),而后又用精准的代数与形象的几何作出了无懈可击地证明。用甘永超的话说,就是把“经典物理学”与“量子物理学”的毛细血管进行了精准的对接与缝合。我们呼吁:在这坚实的基础之上,把中国的顶级原创做大做强。

  20世纪物理学乃至物理学史上最珍贵的一张照片(第五次索尔维会议-1927)

  据说,“经典物理”与“量子物理”尖锐冲突,“连续与分立”的矛盾不可调和。玻尔绞尽脑汁的“并协原理”,埃伦费斯特费尽心机的“浸渐假说”都不能破解这一矛盾。谁要是能够解决“经典与量子”或者“连续与分立”的矛盾,他就可以直接遴选科学院院士。可是,甘永超宣布他破解了这一困扰科学界一百多年的难题,却只是为“甘永超公式”、“巨光子炮”与“第三种波粒二象性”做铺垫。难怪会引起一些高端媒体的关注。

  1905年,爱因斯坦在德国《物理年鉴》上发表《关于光的产生和转化的一个启发性观点》,第一次揭示了“光的波粒二象性(第一种波粒二象性)”——微观客体可以弥散形态(波)或凝聚形态(粒子)两种不同的形态存在。该理论1916年被密立根验证,两人因此而分别获得1921、1923年度的诺贝尔物理奖。“第二种波粒二象性(实物粒子的波粒二象性)”由一个法国贵族德布罗意1923年揭示——当微观客体以“粒子”的形态存在时,“粒子”在运动上具有德布罗意波动性。这一理论1927年由戴维逊和小汤姆逊验证,从而使德布罗意与戴维逊、小汤姆逊分别获得1929、1937年度诺贝尔物理奖。

  可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与科学的进步,“‘粒子’与‘波’的关系”却像一座巍峨的高山挡住了去路,无数英雄想要攀登却总是无法逾越。尽管颁发了四次诺贝尔物理奖,但波粒二象性的谜底却并没有完全揭开。爱因斯坦始终没能破解“电磁波”与“光量子”的关系;德布罗意穷其一生也未能弄清“实物粒子”与“物质波”之间的关系。所以,当甘永超揭示“第三种波粒二象性”并把爱因斯坦、德布罗意与他本人揭示的“三种波粒二象性”完美而又和谐地统一起来,进而揭示微观客体的“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并高度概括出“甘永超波粒二象关系式(简称‘甘永超公式’)”时,科学界乃至整个世界都为之哗然。这位坚韧而严谨的中国学者,用真切的科学实践弘扬了古老的东方哲学,站到了物理学的巅峰之上。

  甘永超老师现在湖北大学物理与电子科学学院物理系任教,早年经两弹一星功臣、反西格马负超子的发现者王淦昌先生亲自推荐入上海科技大学,师从物理系主任沈文达教授。迄今为止,他潜心钻研量子物理、现代光学与粒子物理中的核心问题“波粒二象性”已三十余载。

  抢占那些“令人神往、足以傲视诺贝尔奖的科学高峰”

  科研的根本宗旨是:问道宇宙(运用人类的好奇心去探究自然的奥秘、破解自然之谜),造福苍生(让人类更好地生产和生活——包括获取核心技术、垄断国际市场并获得高额利润等一系列经济和军事利益)。中国要科技强国,不仅要问道宇宙,建立自己的公式定理;而且还要造福苍生,打造自己原创的机器和设备。虽然科学无国界,但技术却一定有自己的祖国。我们就是用再高的价码也无法突破国外对我们的武器禁运与高技术出口限制!

  60多年前东北亚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以美国为首的16国联军志在必得,使用了最先进的非核武器装备,还动用了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参战人数也基本与我军持平,鏖战43天。可战役之后,美军再也没有向我军发动过营以上规模的进攻,朝鲜战局从此稳定在38度线上。这一战奠定了朝鲜的南疆北界,连杜鲁门、麦克阿瑟、李奇微都因为这场战争而仰视中国军人。

  历史已经充分证明,中国的科技要想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必须发扬上甘岭精神,干出我们的特色、建树和优势。靠跟风西方研究,中国科技永远不会被人仰视。我们花了1.7亿元而获得的世界独一无二的科学数据,却急急忙忙拿到美国去发表,中国的国威何以建立?美国在军事、经济、政治、文化上围堵中国,难道就偏偏在高科技领域网开一面吗?所以,中国科学家必须清醒(不要掉进SCI、ESI、IF的泥坑),只有干出自己的特色和建树,甚至做出美国人想做而又做不到的工作,才能受到美国科技界的尊重。

  下面不妨展望一下那些“令人神往、足以傲视诺贝尔奖的科学高峰”并分析一下我们的宏观战略:

  1.受控核聚变(延缓氢弹剧烈爆炸的过程,并有效利用该过程所释放的清洁核能,使每一个地球人都拥有相当于全球的石油能源储备);

  2.室温超导(室温条件下把导线的电阻降为零,高效率、远距离输送电能,并利用所有超导效应为人类谋福利,例如廉价的磁悬浮等);

  3.巨光子炮(把30万公里/秒的“激光柱”能量高度集中,摧枯拉朽,成为世界和平与生灵的保护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例如核导弹的克星);

  4.“世界的本原”或者“物质结构的最基本单元”(它是数千年来人类智慧的不懈追求,那些独树一帜的智者无一不名垂青史,例如“原子学说”、“夸克理论”与甘永超的“太极粒子波”);

  5.创建自己的科学理论和公式(例如“甘永超公式”)并能够跻身“世界上最伟大的十大公式”之一,而一般的科学家只能望洋兴叹,徒生悲切;

  6.“实物(粒子)与场(波)”的关系(被瑞德尼克在《量子力学史话》一书中称之为“物理学尚未征服的山峰中的最高峰”);

  7. 破解“经典与量子”、“分立与连续”或者“粒子与波(包括‘数量关系’与‘物理机制’)”之间的矛盾,它困扰了科学界百年以上;

  8.对癌细胞的定点清除;

  ……

  当然,人类的“长生不老”之术或者“返老还童”之法,也一定是超越诺贝尔奖的,但它们的进展却步履维艰,甚至遥遥无期!而甘永超原创的“巨光子炮”、“甘永超公式”以及相关理论(3以下的四个项目:4、5、6、7),除了“巨光子炮”还处于设计与研制之中(只有80%的把握),其它的四大项目都已是丰收在望马蹄疾(接近成功),挥镰收割正当时,而且还不需要花费多少科研经费。至于项目1与2,我国在世界上并无明显的优势,而且实践性很强,投个几亿下去,很可能连个泡泡都看不见。所以,我们必须重视4、5、6、7项研究并适时推进第3项。而这五项顶尖工作都属甘永超的原创!

  接近成熟的中国科技硬实力——“甘永超物理学”

  在中国,有这样一位科学家,他根本就不跟风西方研究,而是脚踏实地自主研究,并且干出了自己的特色、风格和建树,建立了系统的科学理论体系并破解了一系列世界疑难问题。他就是物理学家甘永超。

  目前,“甘永超物理学”的理论体系已经初步确立,被写进经典教科书中流传后世(由权威出版社——科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中心出版并多次再版重印,已经进入几十所高等院校大学生的书包之中,滋润着万千学子的灵魂),被国内顶级媒体(央视华人频道、人民日报社的人民网、新华通讯社的新华网以及《中国新闻》与《科技中国》等)反复推介并被誉为《站在物理学的巅峰之上》(见《科技文摘报》2015年4月17日第7版)。

  中华民族要屹立于当今世界的民族之林,“甘永超物理学”作为一个中国人原创的高端理论体系(科技界的上甘岭杰作)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它已经诞生了20多年,如果再考验20多年还能够巍然屹立,推不翻,打不垮,那么,它将会成为人类文明的精华进而影响整个世界!所以,一些有识之士联合媒体发出《关于成立“甘永超物理学研究与促进会”的倡议》(见《科技文摘报》2016年9月23日第5版以及“中国科技新闻网”等诸多媒体),希望进一步促进“甘永超物理学”的发展和壮大。

  下面简单介绍一下“甘永超物理学”的实质内容以及对科学的贡献。

  1. 统一了量子力学的两大开山之作。普朗克的能量子假设ε=hν与德布罗意的物质波假设λ=h/p,是量子力学的两大开山之作,分别获1918 年、1929 年度两个诺贝尔物理学奖,不知有多少顶尖高手、一流大师反复琢磨过它们,可迄今并没有统一的迹象。今天,“甘永超公式”却把这两大诺贝尔物理学奖公式从形式到内容如此美妙地统一了起来,让量子力学放出更加迷人的光彩,也进一步巩固、深化了量子力学的理论基础,其科学价值不可估量。

  2. 在“第三种波粒二象性”基础之上揭示了“微观客体的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早在1994年,甘永超就揭示了“第三种波粒二象性”,而后又在此基础上,把爱因斯坦1905年揭示的“第一种波粒二象性”、德布罗意1923年揭示的“第二种波粒二象性”与“第三种波粒二象性”完美而又和谐地统一起来,进而揭示了“微观客体的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这是比前三种波粒二象性更高层次的理论,涉及更深层次的物理本质。尽管“第一种波粒二象性”、“第二种波粒二象性”的揭示与验证分别颁发过四次诺贝尔物理学奖,但它们却不过是“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派生出来的两个小分支而已。

  3. 预言物质世界最基本结构单元“太极粒子波”的存在并给出了一幅崭新的世界图景。“世界的本原”与“物质结构”的基本理论是物理学、哲学乃至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史学(包括科学史、哲学史、人类文明史)家所无法回避的根本问题。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提出:水是万物的始基;赫拉克利特认为:火是万物的本原;德谟克利特则宣称:世界万物都是由不可分割的原子和虚空所组成。古代中国“人更三圣,世历三古”的《周易》——上古的伏羲创八卦,中古的文王演《周易》,下古的孔丘作《易传》,都是为了探求世界的本原和奥秘。宋钘、伊文、管仲、荀子、王充、柳宗元、刘禹锡、张载、王夫之等人关于“世界本原”的诸多学说无一不名垂青史、万古流芳!而甘永超根据他所揭示的“第三种波粒二象性”与“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顺理成章地揭示了物质世界的最基本结构单元“太极粒子波”(描绘了一幅新的世界图景),并被写进大学教科书中(21世纪高等院校教材:娄兆文等编,《自然科学概论》,科学出版社,2012,44-48页,几乎每年再版重印)流传后世,也就决定了甘永超同样的命运。即使“太极粒子波”将来被证明是错误的,也一定犹如“原子学说”一样(尽管“原子”120年前就被打破,但是,“原子论”在科学史上却依然闪耀着万丈光芒),会有它的历史地位。

  4. 用精准的数学公式和完美的物理机制揭示了“波(场)”与“粒子(实物)”之间的关系,登上了物理学的珠穆朗玛峰。“实物与场”或者“粒子与波”的关系是世界顶尖难题,被瑞德尼克在《量子力学史话》一书中称之为“物理学尚未征服的山峰中的最高峰”,而这一难题在“甘永超物理学”中却被迎刃而解——不仅给出了完美的物理机制“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而且还给出了精准的数学表达“甘永超公式”。这就犹如爱因斯坦的“质能关系式”(E=mc^2)揭示出“质量”与“能量”的关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波粒二象关系式”不仅揭示了“波”与“粒子”之间的数量关系,而且还给出了“波”与“粒子”之间转化的物理机制。

  5. 有望开发一种尖端武器——巨光子炮(核导弹的克星)。根据“甘永超物理学”,我们有望把一份巨大的“弥散能量(波)”通过某种途径集中起来,转化成为一颗高速飞行(甚至接近光速)的“巨粒子炮”,例如,可以把现在的激光武器改造成为“巨光子炮”——以光速飞行的“一颗巨大的光子”。激光是对探照灯的升级,而巨光子炮则是对激光的升级。用它来拦截核导弹以及一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简直就是瓮中捉鳖。由于核武器可以毁灭人类,所以上帝就排出他的使者发明“巨光子炮”来拯救人类。

  6.破解了“经典与量子(连续与分立或者波与粒子)的矛盾”这一困扰了科学界一百多年的难题,把“经典物理学”与“量子物理学”的毛细血管进行了对接与缝合。通过对以上三大矛盾的科学抽象与概括,特别是在狄拉克1927年“经典电磁场按模式分解”的强烈要求下提出了一个数学猜想(甘永超猜想)——任意一个正实数R,都可以分解为一系列不同的正实数 之整数倍的代数和(科普表达:一系列不同大小的整数个标准馒头可以组合成任意重量)。这本是一个二百年证明不了的超级难题,当时也只是提出这一猜想,根本就没想到马上证明。可后来通过与湖北大学舒崧等人的讨论,特别是哥伦比亚大学杰出校友、美国第一大银行摩根大通首席投资办公室风险管理团队的Jihua Gan的有效工作——把一个出奇的代数学难题转化成为了一个比较容易的几何问题,最后完美地给出了无懈可击的证明,从根本上解决了“经典与量子”、“分立与连续”以及“粒子与波”的矛盾,完成了爱因斯坦的两位密友玻尔(绞尽脑汁提出“并协原理”)和埃伦费斯特(费尽心机提出“浸渐假说”)企图破解这一难题的百年夙愿。

  7.“甘永超公式”有望跻身“世界上最伟大的十个公式”或者“物理学的五大核心公式”之中。“世界上最伟大的十个公式”虽然有多种版本,但“德布罗意关系式”与“普朗克公式”作为量子力学的两大开山之作往往名列其中,而“甘永超公式”又是这两大公式的升级版本,可以把这两大开山之作统一起来并揭示出物质世界的更深刻本质。所以“甘永超公式”跻身“世界上最伟大的十个公式”名至实归(《中国新技术新产品》杂志2014年第7期(下),在紧挨封面后的彩页为甘永超的文章还特别加上了编者按:作者20年前就揭示了“第三种波粒二象性”,而后又把爱因斯坦、德布罗意与作者本人揭示的“三种波粒二象性”统一起来,进而揭示了“物理学尚未征服的山峰中的最高峰:实物(粒子)和场(波)之间的关系”并给出了完美的物理机制——“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和精准的数学表达——“甘永超公式”。从而,使现代科学前沿的四大疑难(“波粒二象性之谜”、“光的本性之谜”、“粒子与场的关系之谜”、“物质世界的最基本结构单元之谜”)烟消云散,“波”与“粒子”走向统一并促进物理学的第六次大综合。因此,“甘永超公式”有可能跻身“物理学的五大核心公式”和“世界上最伟大的十大公式”,进而与牛顿第二定律、麦克斯韦方程、薛定谔方程、爱因斯坦质能关系式并驾齐驱。我们看好这一中国人原创且足以与西方最高科学成果比肩的理论,殷切期望它茁壮成长)。至于跻身“物理学的五大核心公式”也有充分的理由:所谓物理学的核心公式,必须是主宰物理运动中某一个大类运动的基本公式或者定律(例如主宰机械运动的牛顿第二定律,主宰电、磁、光运动的麦克斯韦方程,主宰微观粒子运动的薛定谔方程等),或者是揭示最基本、最重要的物理关系与实质的公式或方程(例如爱因斯坦质能关系式与甘永超波粒二象关系式——前者揭示了质量、能量、时间、空间与运动之间的关系,它是物理学中最基本的关系——物理学就是研究物质(质量、能量)在时间、空间中的运动,后者则是因为实物(粒子)与场(波)之间的关系至高无上——被(瑞德尼克)称之为“物理学所面临的尚未征服的山峰中的最高峰”。

  “甘永超物理学”能够成立的基础与铁证

  尽管相对论与量子论已经创建了一百多年,可时至今日仍然有人不时指出它们的问题,甚至还有人企图推翻相对论或量子论。所以,刚刚诞生20年左右的“甘永超物理学”被人叫板、指出不足、甚至企图推翻都很正常。我们热烈欢迎实事求是、有根有据的各种批评,并虚心接受、诚恳改正。

  当然,我们也必须指出,“甘永超物理学”并非建立在沙滩上的大厦,它是有扎实的根基、铁的证据的。退一步说,牛顿-莱布尼兹十七世纪建立的微积分,当年也被称为“沙滩上的大厦”,还引发了数学史上第二次数学危机,但大约二百年后经过柯西、维尔斯特拉斯等人的工作,终于站在了坚实的基础之上。

  基于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验证是它的三大预言(①水星近日点进动、②光线的引力偏折、③光谱线的引力红移)最终得到证实(其实,爱丁顿1919年的日全食观察结果②就使得爱因斯坦一夜成名,根本没有等到爱因斯坦去世四年后的1959年美国人庞德和雷布卡用穆斯堡尔效应验证光谱线的引力红移③),我们也基于“甘永超物理学”而做出了三个颠覆性预言(这三个预言对于传统物理学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是颠覆性的!要验证它们,比登天还难!如果能够验证一个,也许是偶然的巧合;如果能够验证二个,那简直就是奇迹;如果能够验证三个,那可能就要翻天!所以,颠覆性预言的验证,要比普通预言的验证困难得多,当然也有效得多。也许,一个颠覆性预言的验证威力,就相当于三个普通预言的验证。因为,每一个颠覆性预言的验证都是一场赌命判决,是要把大家公认的结论颠覆过来):

  颠覆性预言一:根据经典理论而不需要任何量子假设就可以直接导出“普朗克的黑体辐射公式”(已为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马歇尔所证实,见Phys. Rev. D, 1981, 24(6): 1509-1515。想当年,普朗克就是因为提出了能量子假说并基于该假说推导出了著名的黑体辐射公式而享誉世界并获得1918年诺贝尔物理奖的。可是,马歇尔的工作却给普朗克奠定量子力学根基的开创性伟业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人们至今也不敢正视);

  颠覆性预言二:根据经典理论而不需要任何量子假设就可以直接导出“光能量的量子化”(已为中山大学的佘卫龙所证实,见Chinese Physics, 2005, 14(12): 2514-2521或者Proc. of SPIE, 2007, 6664: 66640A。想当年,普朗克、爱因斯坦,特别是狄拉克,借助于经典电磁场的量子化,奠定了量子电动力学和量子场论的基础,所以,光能量的量子化、经典电磁场的量子化是多么的荣耀和伟大。可是,佘卫龙的工作,“不需要任何量子假设”,仅仅根据经典理论就可以直接导出“光能量的量子化”,把现代物理学逼到了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让好多人不敢正视);

  颠覆性预言三:“波”与“粒子”完全平等,“光的量子理论”与“光的经典电磁理论”是两个独立、平行的理论,光的量子理论不能包含光的经典电磁理论。这个预言直接挑战“写进教科书中、占据统治地位且已经流行了80多年的主流理论——光的量子理论能够包含光的经典电磁理论”。可令人惊奇的是,这样一个主流理论却很不争气,迄今为止居然找不到一个过硬的实验证据(此预言已被湖北大学的甘永超验证了一半,见Proc. of SPIE, 2009, 7421: 74210U;还剩下一半(实验判决),见光散射学报, 2006, 18(1): 75-79)。

  为了弥补上面三个预言只证实了两个半的遗憾,我们借助科学史上伽利略推翻亚里士多德“物体越重下落速度越快”所使用的归谬法,又可以从逻辑上完美证明第三个预言(如果“光的量子理论能够包含光的经典电磁理论”,那么,我们就可以完全抛弃光的经典电磁理论而仅仅使用光的量子理论。这必然导致“光量子”一统天下而“电磁波”突然消失。可是,“电磁波”作为一种具有质量、能量、动量而真实存在的物质,是不可能凭空消失的。所以,“光的量子理论不能包含光的经典电磁理论”——光的量子理论只能在量子领域有效,光的经典理论则仍然统治着经典领域)。这种逻辑推理的力量十分强大,以至于“进行实验判决都成为多余”!

  最后一个铁证:整个“甘永超物理学”的理论基础是“经典电磁场按光子对应分解”,它在“经典电磁场”与“量子电磁场”之间建立起了一种基本单元(“电磁基波”与“光子”)的对应关系。而“经典与量子(连续与分立)的矛盾”这个困扰科学界一百多年的难题(甘永超猜想)的破解,就是把“经典物理学”与“量子物理学”的毛细血管进行对接与缝合,把“经典电磁场按光子对应分解”推进到极致,犹如柯西、维尔斯特拉斯二百年后为牛顿-莱布尼兹的微积分奠定坚实的基础一样。

  有了上述基础和铁证,那些想叫板的专家虽然不时地站出来挑战,可20多年过去了,迄今也没人找到甘永超理论的任何原则性错误。如此,一个由中国人原创的科学理论就巍然屹立在了世界的东方。把它写进教科书还只是第一步,以后还要把它发扬光大、让它风靡全球,让外国留学生到中国来朝圣、学习“甘永超物理学”。到那时,我们中华民族才能够抬起我们高贵的头!

  “甘永超公式”的层次剖析与“甘永超物理学”的学科定位

  “物理学公式”是有层次之分的。不同层次的公式,其科学价值也像阶梯一样,有时甚至有天壤之别。例如“牛顿环的半径公式”,不管它发表在多高级的期刊上,其科学价值都不能望“菲涅尔衍射积分公式(惠更斯-菲涅尔原理的数学表达)”之项背。所以,不看科学内容而仅仅根据发表期刊的影响来评价科研成果是不可取的。下图是“物理学公式”由低级向高级依序排列的案例展示,其科学价值也相应的由低级向高级依序攀升,一目了然:

  我国的科研工作者,大多数都是在外国人发明的“子公式”、甚至“孙公式”范围内转圈圈,在外国人制定的框架、原理、方法或者套路上做一些“跟风赶热”型研究,在格局上鲜有高层原创或突破,甚至连科学的低阶公式(“子公式”或“孙公式”)都很少创立。如雷贯耳的钱学森公式、钱伟长方程、黄昆方程,不仅带有浓厚的外国血统,而且都是半个多世纪以前的往事。而今天的“甘永超公式”,却是纯正的中国血统,“女娲级别”的顶层公式,比麦克斯韦方程组还要高出一个级别,不仅能够直接导出量子力学的两大开山之作(普朗克公式与德布罗意关系式),而且还能够间接导出六个重要“物理学公式”,其中包括多个诺贝尔物理学奖公式(如下图):

  这些还只是表面现象,其实质内容更加惊人——“甘永超公式”揭示了“实物与场”或者“粒子与波”的关系,而这一关系被瑞德尼克在《量子力学史话》中称为“物理学尚未征服的山峰中的最高峰”,这就奠定了整个“甘永超物理学”的学科地位:

  分子物理学;

  原子物理学;

  原子核物理学;

  粒子物理学(包含量子场论);

  波与粒子的统一物理学(太极粒子波物理学,或者“甘永超物理学”,它将完成物理学的“第六次大综合”)……

  很显然,“甘永超公式”就是一个新学科“波与粒子的统一物理学”之开山鼻祖。我们每一个炎黄子孙都应该感到骄傲和自豪。希望广为流传的《关于成立“甘永超物理学研究与促进会”的倡议》引导我们走向远方……

分享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