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科技资讯网!

登录|注册

QQ登录
当前位置:主页 > 医药健康 > 高国俊教授:中西合璧,创新肿瘤治疗新模式

高国俊教授:中西合璧,创新肿瘤治疗新模式

文章来源:中国科技新闻网   文章作者:本站编辑   更新时间:2017-02-22    

  记苏州中国人民解放军100医院肿瘤治疗中心主任医师高国俊

  中医药学已有数千年的历史,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做出了重要贡献,是我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我国传统文化的精粹。目前国家出台各种政策,确保发展我国中医药事业,不断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这对提高人民群众健康水平,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肿瘤是一种人们谈之色变的疾病,传统上一般通过手术,放、化疗等西医方法进行治疗,而忽视了中医药在疾病治疗中的整体性作用。传统的放化疗,存在“敌我不分”(癌细胞和正常细胞一起被杀死),毒副反应大等缺点,伤害人体免疫功能,很多癌症患者因反应严重而难以坚持,很难做到标本兼治,严重影响人们的生活和工作。千百年来我们的祖先都在与肿瘤这种古老的疾病作斗争,并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然而随着人们生活环境不断发生变化,肿瘤的病发也愈显复杂,通过中医药的科技创新治疗肿瘤,必须要有所创新与突破,积极大胆地吸收现代科技的优秀成果,使中药既保持传统特色又能充分利用其本身优势,让中药真正成为适应时代的现代中药,使我国传统中医药发扬光大。苏州中国人民解放军100医院肿瘤治疗中心主任医师高国俊教授数十年如一日,潜心研制中医抗癌新药,他不仅熟读了《本草纲目》等中草药名著,先后在卫生部举办的苏州医学院血液病进修班和南京中医学院深造,还辗转全国各地遍寻良师良药,广泛收集民间单方、偏方,凭借着多年的临床实践经验,扎实有效地开展肿瘤治疗工作,坚持中西医结合,中西合璧,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研制发明了天门冬制剂、东南1号、鲨威1号等抗癌药,并获得专利,为诸多肿瘤患者带来了福音。

  高国俊,江苏常州人,毕业于苏州医学院,荣获名誉博士学位。28岁时就任苏州东山人民医院院长,后任上海苏州东山肿瘤联合病区主任、卫生工作组副组长。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苏州100医院肿瘤治疗中心主任医师、苏州医学院苏州中医研究所研究员、市第四、五、六、七、八届政协主席等职位。几十年来,高国俊潜心研究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方法,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主编了《肿瘤的中西医结合治疗与康复》、《中西医结合肿瘤治疗》等医学著作,并探索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肿瘤治疗的新模式。

  中西结合,标本兼治,成果卓著

  当前,肿瘤治疗主要以西医手段为主,中药在肿瘤治疗上只是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如何才能做到标本兼治,彻底根除癌细胞已经成为专家学者共同面对的问题。高国俊教授根据多年的临床实践,不断总结,努力发掘我国古今治疗肿瘤的成功经验,同时吸取西方治疗肿瘤先进技术,坚持走“古为今用”、“中西合璧”的路线。在这一过程中,他充分发挥现代肿瘤治疗学优势,并积极运用中药中医的特点,兼二者之长,不仅疗效好,而且价廉经济,无副作用,使很多肿瘤患者获得第二次生命。高国俊因成绩卓著而多次荣获国家科技奖并连续被评为“科技先进工作者”、“先进个人”和“政协先进人物”等。媒体多次对他的事迹进行过采访报道。

  数十年来,通过与国内外以及海峡两岸专家学者的学术交流,高国俊不断突破医学瓶颈,创造性地将中医理论和西医理论相结合,治愈不少肿瘤患者。1980年,他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淋巴瘤185例,有效率87.5%,在坚持巩固维持治疗的124例中,5年生存率达85.5%,达到国内先进水平。

  高国俊所研发的天草方具有扶正抗癌,不损害机体而抑制恶性淋巴瘤的疗效,无骨髓抑制及消化道副反应,与化疗结合用有协同作用,可提高疗效,减轻副作用。对于白细胞低、不宜放、化疗的,也可单用天草方治疗,获完全缓解或长期生存。同时以拓木糖浆及补肾益脾汤配合化疗治疗胃癌,有效率达70%以上,以养阴清肺的中药配合化疗治疗肺癌以及山甲龙葵汤治疗胰腺癌等验方,均获显著疗效,被编入《中国中医秘方大全》。

  近年来高国俊在临床上胃癌术后常规应用奥沙利铂+5FU/CF作为胃癌术后辅助化疗4疗程,配合东南1号及理胃化结汤长期巩固治疗,均获长期生存3~5年以上,未见复发。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在临床治疗较多已广泛转移,或打开腹腔无法切除的晚期胃癌,经应用FOLFOX方案或DOF方案,联合中药东南1号理胃化结汤和消癌灵,中西医结合治疗,获病灶消失,临床治愈,开创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胃癌治疗新方法,属晚期胃癌治疗的新突破。

  胰腺癌是当今“癌中之王”,高国俊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应用山甲龙葵汤中西医结合治疗晚期胰腺癌成功病例报导以来,被编入《中国中医秘方大全》。他结合应用现代高科技肿瘤标志物、基因学说作指导,以中医药联合手术,化疗,立体放疗――伽玛刀、质子刀和抗血管生成治疗,靶向药物等多种手段,中西医相互融合,综合治疗,多数病患获临床治愈,大多数生存达二年,最长已超过10~20年。此项成果获2012年优秀创新成果国际金奖。

  凭着多年来在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的临床经验以及取得的巨大突破,高国俊受到医学界专家学者的极大认可。在2011年9月17号钓鱼台国宾馆的学术研讨会上,他对中西医结合预防肿瘤、防治肿瘤复发转移上的优势做了报告,得到业界的广泛关注,为肿瘤患者的彻底治愈带来了希望,为中医药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同时,中医药在防治肿瘤疾病上也极具优势。肿瘤治疗的放、化疗有着很大的副作用,而中药却在防治放、化疗副作用上有确切的作用。对如何充分合理地运用中医药对肿瘤治疗和减少相应的副作用,高国俊一直致力于在这个方向进行探索,逐渐开辟出了一条中西医结合的新模式,并获得重大突破,成果卓著,举世瞩目。

  中西合璧,研发中医名药——东南1号

  消化道肿瘤是全球高发的恶性肿瘤,在我国,胃癌发病率居世界首位,约占全球40℅,形势严峻。而结、直肠癌在欧美发达国家居恶性肿瘤第1~2位,在我国随着生活水平提高,其发病率也日益增高。据2015年全国推动消化道肿瘤多学科管理会议报导,经过数十年努力,胃癌治疗尚无标准方案,晚期胃癌总生存期仅延长了3个月,结直肠癌术后约有40~50℅的病人发生复发转移,且其中大多数病人失去再治愈的机会。虽然近来采用靶向联合化疗可提高有效率,但其总生存时间经统计学处理没有明显统计意义。要延长胃癌,结、直肠癌生存期瓶颈,寻找胃、结直肠癌术后有效辅助治疗,以及防治复发、转移成为摆在眼前的难题,开发新药则是解决此难题有效治疗策略的主要手段。

  对此,高国俊和中科院植物所、以及第二军医大学药学院一起采用中西合壁、各取所长的思路,经过20多年努力,开创了中医名药——东南1号,瞄准科技前沿,有力攻克难题,取得突破性成果和进展。该药不仅经中科院药理实验抑瘤率高,且在临床治愈了很多晚期胃肠道癌症病人,获长期生存,超越了市面上主要的疗法——化疗和靶向药。

  东南1号曾经军内批准应用,批准文号(1994)军制FP22206。该产品曾在江苏省吴县东山肿瘤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上海长征医院、苏州解放军100医院等临床应用,观察病例达数千例,经研究有抗癌功效,经中科院药物所作动物瘤谱抑瘤率达65.15℅,实验对照比常用抗癌化疗药氟尿嘧定、顺铂及VP16(依托泊苷)强,对Hela细胞生长抑制率为75.3℅。

  东南1号对肿瘤动物模型有较高抑瘤率,在人体单用,经手术送检病理实验可见肿瘤细胞凋亡,是治疗胃肠道癌安全有效药物,也是目前国内外较为理想的中药抗癌治疗药物。高国俊教授最早曾于2004年首届中国医学大会首次报告了东南1号治疗消化道肿瘤110例有效率(CR+PR)为52.7%,稳定率81.8%,部分胃癌术后腹腔淋巴转移,经单纯东南1号合理胃化结汤治疗,获病灶消失,至今健在。

  长期以来,高国俊研究组在临床上胃肠道癌术后,常规应用东南1号加奥沙利铂+CF/5FU(或口服卡培他滨及替吉奥)作为术后辅助化疗4~6周期,以后单纯东南1号中药长期巩固维持治疗,均获长期生存、健在或从事正常工作。

  特别引人关注的是在临床治疗较多已广泛转移,或剖腹探查无法切除的晚期胃癌或结直肠癌(包括肝、腹腔淋巴结和胰腺转移),经东南1号、理胃化结汤(结肠癌用龙石蛇半汤)配合奥沙利铂+CF/5FU为基础的联合化疗,中西医结合治疗获病灶消失,临床治愈,并获诸多晚期胃癌、晚期结直肠癌长期缓解,无病生存的典型病例,最长已生存31年以上。如苏州高新区镇湖马金春书记胃癌晚期已广泛转移,曾辗转各大医院,已临危,经东南1号及输血扶正治疗好转后,联合胃癌方案治疗,获病灶消失,至今已8年以上。经随访,许多患者在临床胃癌术后常规应用东南1号及理胃化结汤长期巩固治疗,均获长期生存3~5年以上,健在或从事工作,未见复发。这开创了“中西合璧”具有中国特色的胃癌治疗新方法,是胃癌晚期治疗的突破,这项研究荣获2008年度国际优秀学术成果一等奖。

  由于东南1号疗效确定,且无化疗副反应,又价格低廉,在临床深受病人欢迎。2008年吴仪副总理实施三名(名医、名院、名药)期间,东南1号成为2008年全国中医药“中医名药”,中国药文化研究会重点推广项目。2011年论文《以科学发展观,开创中医名药——东南1号中西医结合治疗肠道肿瘤新水平》,荣获全国中医学会授予全国优秀论文评选第一名。

  尤其可贵有说服力的是,临床上有较多胃肠道癌术后,患者未用化疗单纯应用东南1号中药长期巩固治疗存活5~10年以上。也有部分晚期胃肠道癌因已经复发转移,拒绝化疗,单用中药东南1号中药治疗,获病灶消失。如患者刘光兰,女,52岁,因晚期胃癌,伴腹腔肿块86×74mm,及胰腺周围淋巴结肿大,22×18mm,左侧胸腔积液124mm,拒绝化疗,于2015年国庆后闻名前来,经单纯东南1号,华蟾素及消胸水中药治疗,至2015年12月28日来院复查胸水消失,腹块及腹腔淋巴结消失,癌标正常,各项检查未见异常。

  综合而言,东南1号具有以下特征:

  ①开拓创新。

  它是最新开发研制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治疗胃癌、结直肠癌特效中药抗癌新药。

  ②高效。

  东南1号君药骆驼蓬总碱对肿瘤有效率81.7%,对胃癌、肠癌细胞有直接杀伤作用。临床单用东南1号手术后送检病理示肿瘤细胞凋亡,其抗癌活性比目前临床使用的紫杉醇、阿霉素和喜树碱抗癌药强,并且无毒副作用。这是国内外现有抗癌药所无法比较的安全高效的理想抗癌药。

  ③高质量。

  它是集古今中医药名特优产品的精品,采用古今出口日本的六神丸主药蟾酥以及当今出口美国治消化道肿瘤的康莱特(薏米仁)等精制而成。药品质量达国际先进水平。

  ④独特的抗癌机理。

  东南1号组方有效成分,通过离体实验证明,对癌细胞DNA和RNA合成有明显抑制作用。从分子水平研究观察,对S180腹水癌细胞内CAMP和CGMO含量有较好调节作用,可使CAMP升高,从而抑制癌细胞生长和增殖,促进和提高免疫力,增加正常细胞吞噬功能,达到抑制肿瘤生长,缩小瘤体,甚至使瘤体消失。

  ⑤防治化、放疗毒副反应。

  放、化疗在杀伤癌细胞同时杀伤正常细胞,有骨髓抑制和消化道恶心呕吐,食欲减退等毒副反应。东南1号组方黄芪、绞股兰益气养血,能刺激造血功能和骨髓细胞生成。马钱子能刺激味觉,增加胃液分泌,调理消化功能,增加食欲。

  ⑥提高免疫力,延长生存期。

  东南1号组方经动物实验发现能明显延长肿瘤实验动物寿命。因能提高免疫力,增强正常细胞功能,从而能达到抑制肿瘤,使病情较长时间内保持稳定(带癌长期生存)。就像很多慢性病一样,使肿瘤患者在药物治疗下,病情得到长期控制,因此不仅能治疗肿瘤,并且能使病人长寿。

  ⑦增效减毒。

  从组方剖析及上述机理表明东南1号联合化、放疗,中西医结合治疗能增效减毒。马钱子素是放疗增效剂,中西医结合治疗可以提高疗效,减轻副反应。

  诺贝尔奖得主、中国中医药家屠呦呦通过抗疟药青蒿素的研究,挽救了非洲数十万疟疾患者,高国俊开创的中医名药东南1号挽救全世界数千万消化道癌症患者生命,造福世界人类消化道肿瘤病人,给晚期胃、结直肠癌病人带来生的希望。他开创了以中医名药—东南1号为主,中西医结合治疗胃肠道肿瘤的新模式,实现了振兴中华医药梦。

  与时俱进,开创肺癌治疗新模式

  据统计,在过去的数十年内,肺癌是全世界发病率和死亡率增长最快的恶性肿瘤之一。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肺癌病例增加了51%,目前已成为第一癌症死因。预计到2025年中国肺癌将达到100万人,成为世界第一肺癌大国。其发病年龄年轻化,以35~69岁居多,年轻与年老者中位生存期分别为1.24年和0.68年,严重影响人类的健康和生命。肺癌近年来在全球发病率和死亡率上升幅度最大,已居肿瘤首位,并且在临床上86%肺癌患者就诊时多属中、晚期,能手术病例很少。目前化疗治疗已步入一个平台期,NSCLC含铂类两药化疗有效率为30%左右,即使有近期疗效,但缓解期短,毒付反应大,中位生存期一般在6个月左右,肺癌5年生存率只有5-10%左右,疗效很不满意。

  为此,高国俊教授项目组紧抓时代脉搏,为解决广大肺癌患者痛苦,尽力展开科研攻关,以中西医结合,开创了肺癌治疗新模式,受到广泛报导。各地前来求治病人络绎不绝,高国俊以中医药为主配合靶向药中西医结合治疗371例,肺癌有效率为77.3%,明显高于化疗组2倍以上。很多已经广泛转移,经化、放疗失败的病人,甚至临危晚期病人,经治迅速症状改善,获病灶消失或缓解,诸多晚期肺癌,两肺广泛转移,纵隔转移,经治14天~2个月复查获病灶消失的神奇效果,且较多并发胸腔积液,心包积液及脑转移的病灶获消失。多数病例如经中药长期巩固治疗,实现了无需化疗和住院可获病灶消失或缓解的梦,将改写肺癌传统治疗医药史,振兴我们中华医药。

  高国俊教授开创了中西医结合肺癌治疗新模式,并曾应步长集团的邀请在西安作了相关发言,得到医学界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和充分肯定。此项研究还荣获2011年度华人卓越医家杰出成果金奖。

  临床上目前特罗凯(Erlotinib)仅限用于肺腺癌治疗,高国俊教授近年来根据文献特罗凯具有广谱抗癌效应,对非小细胞肺癌、头颈部鳞癌、胰腺癌均有良好的敏感性。他大胆应用特罗凯联合中药治疗非小细胞鳞癌的治疗,并取得诸多中、晚期肺鳞癌,曾经化、放疗失败的病例,经联合中药获病灶消失,长期缓解。

  肺癌脑转移传统治疗效果不乐观,生存期只有3~6月,服用常规剂量的(特罗凯或易瑞沙)可有效穿透血脑屏障,治疗Nsclc脑转移有效率70%,联合传统治疗(全脑照射、或伽玛力、手术)取得突破性进展,生存期提高到13~23个月,甚至31.9月,为传统治疗的4倍以上。高国俊研究组临床联合中药鸦胆子油乳治疗,大多能获完全缓解,长期生存,部分已达2年以上。如EGFR无突变,或野生型的肺癌化疗,可根据肺癌病理类型选择:小细胞肺癌选用经典方案CAV方案,或标准方案PE方案。非小细胞肺癌,大多选用铂类为主二药方案:NP方案(顺铂/长春瑞滨)TP方案(顺铂/多西他赛),或CP方案(顺铂/吉西他滨),GP方案(顺铂/ 培美曲塞)。近年来随着分子基因学的发展,研究组临床可通过肿瘤标本、外周血、或腊块来检测,选择治疗方案的个体化治疗。有的放矢,提高疗效。

  经中西医结合治疗,按照高国俊的思路和药剂,在经治病例中个别晚期大细胞肺癌,两肺广泛转移,经中药为主治疗仅23天复查病灶消失。大部分经治病例获缓解,病灶消失以后经中药长期巩固维持治疗,生存期已达1~2年以上,最长生存期达15~18年以上。特别是这些经验和方法,疗效好,副反应少,深受广大病人欢迎。为促进中国肿瘤科学技术的发展,更新肿瘤治疗观念,做出了突出贡献,开创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中西医结合个体化治疗肺癌的方法。

  高国俊教授研究组开拓了靶向治疗的新进展和防止耐药的好方法。非小细胞肺癌对EGFR(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病人,有效率71%,要高出传统化疗2倍。其作用机制主要在体内与三磷酸腺苷竞争,阻断EGFR信号传导通路,促使G1期细胞周期终止,从而遏制细胞的异常增生,诱导其凋亡。同时尚有抑制黏蛋白生成的作用,在大鼠模型中,及体外试验均表明易瑞沙可抑制腺癌细胞系(具有肺泡II型细胞特征),对此经研究组临床观察发现,易瑞沙对肺泡细胞癌疗效较佳,配合中药治疗后X线,CT片复查常见两肺弥漫性小结节消退。

  高国俊教授研究发现,采用中药长期巩固维持治疗,可有效防治肺癌复发转移。作为苏州癌症康复协会顾问,经常给他们讲课,广大病人讲“肿瘤不可怕,怕的是复发转移”。研究组对一些3~5年以上肺癌病例均给以扶正培本抗癌中药巩固维持治疗。根据最近日本汉方研究所报告,扶正培本的十全大补汤具有预防肿瘤复发转移的功效,确为临床以中西结合获长期生存病例阐明了机理。

  综上所述,高国俊教授在与时俱进中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他用一件件典型事例,诠释着他对中医药事业和人类健康做出的突出贡献,证明着他的研究成果的科学性与针对性。他的济世情怀和耕耘不止,印证着一名优秀医者所秉承的医道精神和价值取向,他将继续奋战在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的道路上,矢志不渝。我们坚信,在他的执着努力下,中西合璧彻底攻克癌症的梦想,一定能够成功实现。

分享到:
今日推荐